人民政协张新民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收割季节,忽然想起四十一年前双抢期间的一次冒险
2017-07-13 09:49
分类: 情感

热浪滚滚、蝉鸣阵阵,又到了早稻收割时节。我打通了家乡发小功喜、少林的电话,询问早稻收割情况。功喜告诉我,早稻快开镰收割了。原来一个大队,种植早稻2000多亩,现在两个村合并后种植的早稻不到200亩,基本上没有双季节稻了。吃饭是一件大事。我忽然想起了四十一年前“双抢”(抢收早稻、抢插晚稻)期间的一个小故事。

  1976年,我在公社办公室担任小秘书,随同公社易书记在五福桥大队第三生产队办点。这是一个围湖造田新组建的生产队。紧靠大兴湖,地势低洼,稻田大都是产量不高的冷浸田。生产条件差,集体穷得丁当响,这里的群众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更苦、更累、更贫穷。生产队长姓纪,脸上有一块天生的黑色胎记,上面还长了几根黑毛,大家都叫他纪老黑或者黑疤子。老黑个子很高,但由于营养不量,身子显得很单薄。裤腿卷起后,腿上的青筋像蠕动着的一条条蚯蚓,叫什么静脉曲张吧。他很听上面的话,领导说一不二,贯彻精神不过夜、不走样。干事模范带头,重活累活带头干。由于积肥生产、上交公粮、挑土修堤任务完成得好,黑疤子队长一下成为公社的知名人物,优秀党员。几年下来,生产队领来不少红旗,他家里也贴满了奖状。群众私下调侃:“红旗挂满屋,仓里没有谷,干部得表扬,群众饿得哭”。

双抢期间,公社书记带着我来到点队,吃、住在一个姓袁的社员家里。书记由于劳累过度,哮喘病突发,咳嗽得吐血,只好急送到医院。我继续留在生产队和大家一起忙双抢。有一天,生产队长老纪找到我,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地说,现在不少社员家里米缸见底了,有个社员晕倒在田里了。可是分口粮的时间还没有到,公粮没有完成任务,你说怎么办?我一听,突然心里一阵冲动,说:“正在收早稻,看到的粮食不能吃,双抢期间饿死人,讲出去都是笑话,你赫赫有名的纪队长还没有办法?快去安排吧。我只提醒你,不要去逞积极,找上面汇报,也要叮嘱社员,不在外面讲。”老纪听我这样一说,心中明白,笑着走了。当天晚上,生产队禾场上灯火闪闪,家家户户都提前分到了几天的口粮。

我素来胆小,连续几天心里忐忑不安。也是菩萨保佑,这件事居然没有被上面知道,我和纪队长都安全过关。当年的10月,我还被调到县委办公室工作了。当年我作为一个才23岁的青年,没有理论知识,没有高度认识,也不知道什么叫担当,只晓得群众要吃饭,不能饿着肚子搞生产,更不能双抢期间饿死人。也许是朴素情感、天地良心给了我一点勇气吧。

  回首往事,感慨万千。那次我斗胆暗示生产队长给社员分粮食,真的是冒险。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这种行为是违纪违法的,如果追查起来,不知是什么结果,挨批判事小,可能连饭碗都保不住了。现在看来,当时冒这样的险也是值得的,应该的。我祝愿父老乡亲日子越来越好,起码不要饿肚子啊。











标签: 故事
  • 浏览: 2979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