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张新民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未来,谁来耕田种地?文/胡秋菊
2017-07-11 08:13
分类: 杂谈

昨天,我欣然发现7月7日的常德日报第五版有一篇《未来,谁来耕田种地?》的报道。读罢全文,深有同感。于是我在微信里对作者胡秋菊记者作了一次采访。

问:请问秋菊,你怎么发心写这篇报道的?

答:这次采访从立意到成稿,长达5个月。今年春节前后,我采访了几位种养殖大户,他们都说,农村年轻劳动力太少,请工难。我出生于农村,对土地有深厚的感情。于是,在进行初步采访后,我向日报深读版提交了这个选题,得到了领导的肯定。

问:这次采访跑了哪些地方?有些什么感想?

答:6月,用了半个月时间,先后采访了汉寿、桃源、临澧、澧县、津市等地的乡镇和种养大户。采访的情况超出了我的想像,农村年轻人大量离乡,老龄化现象十分严重。而另一方面,农村市场广阔,还是有发展潜力的。

问:你发布这篇报道有什么期待?

答:我期待,真实反映当前农村面临的困境与机遇,能引起主管部门重视,吸引年轻人返乡创业,让农村真正生机勃勃,成为乐土。

这篇深度报道,材料详实,有理有据,未来,谁来耕田种地的问的确使人感到忧虑、困惑,也看到了一丝希望。特转载如下,以期引起高层重视,也呼吁大家都来破解这个难题。

         

        未来,谁来耕田种地?

          文/常德日报记者胡秋菊

洞庭湖之滨,有“鱼米之乡”美誉的常德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棉、油基地之一。作为农业大市,今年来,记者采访发现,和全国大多数地区一样,我市农村面貌越变越美,而村里的年轻人仍旧大量减少,乡村渐成留守的代名词。很多人因此有了这样的担忧——未来,谁来耕田种地?                      

              乡村难觅年轻人

最近,汉寿县崔家桥镇返乡创业青年刘稳很是郁闷,他和朋友合伙创办的汉寿县微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月初发布了招聘文案小编的公告,月薪3000元以上,公司还提供吃住,只因工作地点在乡镇,两个月了,没招到一人。

6月30日上午,和记者聊起来,刘稳颇多感慨。去年,26岁的他返乡创业,和朋友投入10多万元做电商,今年初公司还有12人,现在只有6人,其中4人是合伙人,真正的员工只剩2人。而去年年初汉寿县首批返乡创业的几百名青年中,80%的人早已离开。

桃源县乡野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成同样苦恼。记者在桃源县黄石镇花园村他的脆蜜桃基地采访时,望着眼前300多亩山林,他坦言,最伤脑筋的就是请工难。“在我这做事的,50岁以下一个都没有,几乎全是60至70岁之间的老年人。”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像木匠、瓦匠等技术工,基本上是180元/天,还包餐中饭。一般的小工也达到了130元/天。即使这样,找年轻工也难上难。“等这批中老年人不能劳动了,将来谁来种地?!”他担忧地说。

徐成反映的并非个例。记者采访了几位回乡创业的种养殖大户,所有人都反映,在农村,找到理想的壮劳力务工者,比融资要难得多。

乡村的情况如何?崔家桥镇是汉寿县第二大乡镇,全镇人口近6万人,除1.1万名老年人外,半数以上人员外出务工。

石门县维新镇毛家坪村位于皂市水库仙阳河尾闾,全村300多户、共1100余人。目前留守在家的九成以上是老人小孩。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向佐东今年42岁,他坦言:“像我这样的男劳力,全村也只10来个!”

澧县大堰垱镇干河村,全村4609人,其中劳动力2589人,在家种田的仅有60多人。澧县复兴镇,情况同样如此。该镇曾家村一位村干部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现在农民普遍的想法是,培养孩子读书跳出‘农门’,实在不行,也会主张他们去做生意、打工,可以说,没有一个农民,愿意让自己的子女接班种田。”

近些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但现实是,惠农利好政策并未留住年轻人远行的脚步,很多村庄面临种地的农民日趋老龄化,种地无人接班的尴尬境况。

           年轻人为何不愿留在农村?

  经济收入低是主因。向佐东给记者算账,以他所在的毛家坪村为例,地处山区,耕地少,且不便于机器耕作,只能流转出去。这几年,全村8000多亩田地,有5000多亩山林进行了流转,村里引进了无患子种植公司,村民在公司做事,80元/天,但不是天天有事做,平均下来,月收入在1500元左右。但二三十岁的小两口外出打工,年收入一般都会超过10万元,一年下来也能攒个七八万元,显然比在农村要赚得多。

这些年,由于种子、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价格和人工成本不断攀升,农民种粮成本大幅增加,尽管国家采取了相应的补贴政策,但成本上涨的速度要远远大于惠农补贴的增幅,种粮比较效益明显偏低,普通农民要靠种几亩田致富,不可能。而从事大规模种养殖业,需要的启动资金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元,很多世代务农的家庭几乎没法筹集到。与此同时,压在年轻人身上的教育、医疗、养老等诸多负担并未减轻,仅靠农村的收入难以维持日益庞大的开支。因此,离开农村就成了年轻人现实的抉择。

也有专家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农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本身就是微利产业,从事农业生产要赢利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如天气、市场等,哪怕一个小环节的失误,也可能一年到头白忙活。农业属于单边市场,农业生产者没有话语权,农产品产业化运作困难等等,使农业对于年轻人失去了吸引力。而由于我国社会长期存在的二元化结构,使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在收入水平和增长速度上都存在巨大差异,在就业制度上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农村基本没有就业服务机构,年轻人只能外出打工。

尽管这些年新农村建设不断提速,农村基础设施、外部环境有了改善,也出现了许多环境优美的乡村,但农民的生活质量与城里相比,差距还很大。一是农村缺乏良好的教育环境。有的农民从小没有得到好的教育,在家种地没技术,想找工作没文化,为了下一代将来能够有出息,哪怕砸锅卖铁,他们也要走出乡村。二是基础设施不够完善。三是娱乐文化缺乏。多数乡村目前还没有书店、歌厅等休闲娱乐场所,有的地方网络信号很差,一度让打牌、看电视成为农民的主要娱乐方式。

更重要的是,价值观念日趋多元化,使得农村的年轻人对于农民身份的认同度不断降低,宁愿在城市漂泊,也不愿回村种地。农村青年不爱农村,成了一种主导情绪。读书改变命运,他们把在城市立足、过上城里人一样的生活作为自己的追求,读书就是要走出农村。甚至有人讲,回家种地,是很掉价的事,面子上过不去。

   农业新型社会化服务能否“破题”

   带着种种疑问,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农业专家。

市农业委员会主任李百艳告诉记者,当前农民收入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经营性收入,如种养殖业的收入,约占30%;二是转移性收入,如各类种粮补贴、理财性收入等,约占10%;三是工资性收入,如外出务工收入,约占60%。由此可见,农民收入的大部分是农业生产之外得来的。农村劳动力尤其是年轻劳动力不断向城市流动,这是不争的现实。

不过,李百艳说:“跳出农业富农民,减少农民富农民,是个好现象。”她说,传统的农业,实行千家万户分散耕种的模式,最重要的作用在于保就业。今后农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引进战略投资者,发展现代农业,从事规模经营。比如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通过前些年的努力,目前我市农村土地流转率超过了40%,换句话说,40%以上的土地实现了规模化种植。

记者了解到,我市农产品加工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分别达到4968家、3602家、2978家。为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市实施了百名农口领导干部服务百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活动,选定100家发展潜力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口领导干部一对一为这100家经营主体服好务,农口扶持项目资金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倾斜,以此壮大龙头企业、培育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推动全市现代农业发展。

 高级经济师张业湘长期从事农业经营管理研究,在他看来,新的社会服务体系在成长,能很好地解决年轻人离农化严重的问题。张业湘是驻锦绣千村农业合作社帮扶工作队队长,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在澧县与锦绣千村农业合作社理事长龚佑琼交流,对合作社发展作指导。

锦绣千村是国家级农民合作社示范社,它是一家综合性服务性合作社,2011年,龚佑琼看中了农村的广阔市场,逐渐构建起农资采购配送、农业生产服务、农产品购销、资金互助四大服务平台,成长为全国一流的现代农业服务业样板。“新的社会服务体系,譬如锦绣千村模式。”张业湘说,锦绣千村所做的,就是让农民种田不担心,种田有钱赚。目前,锦绣千村农业合作社在澧县设立了城头山、大堰垱、小渡口、官垸4个为农服务中心,分别辐射周边3公里以内的农田,土地托管面积数万亩。合作社现有成员5800多户,服务覆盖水稻、棉花、油菜、葡萄、柑橘等各类农作物面积达30万余亩,集中育苗2万亩,统防统治8万余亩,农机服务10万余亩。

锦绣千村是如何为农民服务的?理事长龚佑琼告诉记者,服务模式有很多种,比如土地托管,如果农民不想种地,又不愿放弃地,可以全托给合作社。合作社提供农资、病虫害统防统治、机耕、机插、机收、粮食代收代贮等全程“保姆”式服务。有的农民自己有能力耕种,也可只购买某个环节的作业。另外一种模式是,由村里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村集体出面,对村里的土地集中起来流转,然后承包给大户,合作社则为大户提供服务。

记者采访了澧县大堰垱镇干河村村支部书记胡中振。干河村共有田地6776亩,去年村里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后,以每年每亩500元的价格,全村成功流转土地3061亩,今年分包给村里的10个种田大户,最多的一户种田近500亩。锦绣千村为大户提供从水稻育种到机耕、施肥、收割的全服务,就像“田保姆”。“过去,一户农民种10多亩田,就会累得不行,如今,大户种田几百亩,也不忙了。”说起合作社的好处,胡中振说,“好处很多,种田有了出路,农民多了选择,村里有了收入,很多问题迎刃而解。”

未来,谁来种地?锦绣千村等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是否能真正解决农村年轻劳动力缺乏的难题?目前下结论尚早。不过业界认为,未来农业生产必定是少量人从事的工作,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推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发展规模农业品牌农业,或许是出路所在。

(原载常德日报2017年7月7日第5版)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谨向原拍摄者致谢


 三个研究生青年在这里创业,建设了归田园农场 光辉灿烂的希望就在这里



      我和归园田农场的三个有志青年合影

标签: 常德 农村
  • 浏览: 5149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