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张新民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三十七年前的劳动节,我创作了一个曲艺《打麦场上》
2017-05-01 07:22
分类: 文化

  上世纪的1980年,一场深刻的变革在广袤农村悄然兴起。一天我到农村调查,有个生产队月下打麦的场面,令人兴奋、激动,至今印象深刻。那天晚上我在社员家中创作了一个曲艺《打麦场上》(快板书)。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反映了当时基层干部、农民群众的精神面貌。现拿出来晒晒太阳,只有一千多字,恭请老师、朋友们教正。


          打麦场上(快板书)


一轮明月当空照,

打麦场上好热闹。

一声声马达突突响,

一张张风车呼呼叫,

一支支掀板朝天午,

一把把禾筛悬空摇,

一颗颗麦粒洒金雨,

一堆堆秸秆比山高。

红领巾抱着把儿如飞燕,

小伙子满担大步逞英豪,

还有那姑娘妹子大姐嫂子,

好似喳喳喜鹊把春闹,

高音喇叭今晚音响特别好,

唱的是八十年代丰收调。

“哈哈!这场面电影里头难得找,

怎不喊个记者来拍照?”

大伙儿一听回头看,

原来是场上来了当年的支书周树涛。

只见他满头白发银光闪,

热汗滚滚往外冒,

一条汗巾搭肩上,

对襟衬衣抹围腰。

脚穿一双麻草鞋,

带泥的裤腿卷得高。

“老人家,现在到了十一点,

怎么您还没睡觉?”

“嗨!大伙儿今日搞夜战,

只怪我消息不灵迟到了。”

说罢抓起一把大禾筛,
       这可急坏了团小组长张小乔。
      “不行啊!
        这任务俺青年团员早包了,
        请您坐下看热闹。”

“什么?”

周大伯一听来了火,

根根胡须往上翘:

“这队上事难道我就没有份,

为什么要俺看热闹?”

“嘻嘻!

今天是精兵良将上了阵,

老帅您稍息让让道。”

“好哇!

你还欺我年纪老,

咱就和你这小子比比高。”

周大伯铁掌一把抓住小乔的手,

用用劲捏得小乔弯着腰儿直讨饶,

这一边赶来小朱、小王和小李,

那一边又跑来秀兰、莲英和春桃,

只有小乔的未婚媳妇没动弹,

她鼓着眼儿、红着脸儿、抿着咀儿悄悄笑,

好容易帮小乔解了围,

周大伯朗朗笑声好似宏钟敲。

他顺手拾起一根木扁担,

蹭!旁边闪出民兵排长龚二毛。

“我来挑!”

“给我挑!”

“你歇一会。

“您去睡觉。”

推的推来扯的扯,

一老一少推推扯扯难开交。

这时候,走来队长文春茂,

他扒开小龚扶着大伯,

声声细语说根苗:

     “大伯啊!

      您风里来雨里跑,
         为的是队里步步走上富裕美好的康庄道,
         前天您露宿红菱湖,
         昨日又奔兰山坳。

      几年来——

      一张板车随身跑,

      一只小船四处飘,

      一身水来一身汗,

       一餐饥来一餐饱,

       手上磨掉千层皮,

         踏破的草鞋用箩挑,

         过年过节您不闲,

         肩背粪筐走荒郊。

         花费了多少心神和血汗,

         积来了千车万船万船千车的青草、

         丝草、猪粪、牛粪、塘泥、湖泥好肥料,

         队里的湖田、溶田、低产田,

         眼看着由瘦变肥、粮食产量节节高。

         今天您连夜赶路几十里,

         身上汗湿、头上露湿,可要当心得感冒,

         不是把您当外人啦,

         只因您年迈七十岁数高,

         倘若累坏身子把床倒,

         队里靠谁做参谋?

         这是大家伙儿的心一片,

         您就依了这一招。”

         大伯听罢队长话,

         心如潮涌逐浪高。

         “春茂啊!

         你的话儿说得好,

         大伙心情我知道,

         你们声声夸奖我,

         我心中惭愧脸发烧,

         我整整闲了十一年,

         戴帽挨棍难伸腰,

         那时候身上有力无处使,

         心中有话无处道,

         看着群众受饥苦,

         团团烈火心里烧。

         不是三中全会开得好,

         哪有我重新站起的周树涛。

         看如今天顺人和政策好,

         干四化大伙同心同德劲头比天高,

         我做一点小事情,

         算什么功来算什么劳?

         说我老不算老,

         七十一岁还不到。

         邓副主席和叶帅,

         都比我的年岁高,

         日理万机掌大舵,

         为党为国把心操。

         还有多少年过古稀老同志,

         都还在新的长征路上大步跑。

         我恨不能伸出三只头来六只膀,

         十人的担子一人挑,

         一点劳累怕什么?

         我又不是小苗苗!”

队长一听受感动,

无话再劝周树涛。

“好吧,

今天劳力来得齐,

您就在场上作指导。”

周大伯正要动手转禾筛,

忽听背后一声叫:

“老倌子,你进门就喊肚子饿,

害得我端起饭碗到处找。”

周大伯一见老伴送饭来,

眯起眼睛嘿嘿笑:

“这场合当得酒来当得饭,

丰收把我喜饱了。”


这时候——

打麦场上情更激,

月下战斗闹通宵。

             (写于1980年4月30日)





               (图片来自网络,谨向原作者致敬、致谢)

标签: 农村 劳动
  • 浏览: 683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